那我也没有

然后我就萌上了世界上最美好的cp啊

花儿乐队 《 没 辙 》
词曲:大张伟



虚伪很讨厌
可我却无法拒绝
应付已厌倦
还得继续表演


拥挤的人群在眼前
挡住我视线
混乱的欲望在回旋
我怎么能理解



流逝的时间
梦已被生命欺骗
挥舞着双拳
却打了自己脸


无聊的语言在耳边
懒得去分辨
总是麻木的直觉
何时才能改变


无聊的语言
又响起在耳边
是是非非
懒得去分辨



啊~ 不在遥远
没有办法的感觉
又回荡在心间
啊~ 何时改变
我就站在现实对面
等待着那一天

很多想说的,尽量简化吧。大张伟是第一个影响我人生观的人。成年之后,我一直在摸索,到底是怎样,我该争取什么,什么又是我该丢弃的。看了大导很多访谈,我心底那些个云云的困惑,我自己都搞不懂,他一句话给吐了出来。我现在心里干净了,脑子也清醒了,这个世界,那些人,都与我无关。

不能成为一个人
也不能为了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
我只能转身头也不回地去找自己
相信会有个人在那里等我吧。

有点没地方说话。
真想做自己啊。
我想找到一个真爱,就这样过一辈子吧。什么都不愁了。

好想急死你(三十一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源






好像好久都没去学校一样,连发黄的枫叶都让我觉得新奇,进入冬季,重庆的雨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下,我看着雨,想着王俊凯,想着他感冒吃药了没,好点了没。




我并不希望自己去想他,挺分心的,可我控制不住,长久的陪伴,生活相关的一点一滴,在久了我觉得没什么刺激,可一分开,我又觉得难受。




心脏里的那只蝴蝶又开始扑腾,撞的我又痒又疼,然后就是慢悠悠的愁,愁的非得看见他,听他说话,和他接触,才能好受些。




高宁说王源你鞋带怎么总是散,我低下头,一边系一边委屈的想,啷个能怪我,哪次散了不是他帮我系,现在人多了,他都还想动手呢。




中午没回家吃,高宁拉我上街买东西,他神秘兮兮的,我皱着眉,我说,内衣?




他白我一眼,拉着我进了编织店,在我傻眼过程中,他和店长阿姨探讨了毛线的质地,柔软度,和颜色的搭配,最后,他拿着两团毛线在我跟前,问我哪个颜色好看?




我瞅了一眼,我说天蓝色的好看。




他点点头,他说他也觉得这个好。




他选好了,付钱,店长阿姨人好,免费送了两根毛线签子给他,他高兴的叫了好几声姐姐。




等出店门了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说,你买这个做啥子?




这个可是女生的专属。




他一仰头,特豪壮,他说他仔细研究过几本书了,上面都出现了送围巾这一必杀技。




我眯眼,我说,你看的女生追男生的吧?




他撇嘴,他说没男的追男的啊。




啧啧啧,明显学历还不够啊,少年,我仁慈的给他传了两本小说,他点头,一脸你怎么突然有用的表情看着我,我拍他头,我说,你马上过生日,怎么还给别人准备礼物。




他说圣诞礼物啊,你给王俊凯准备什么?




我皱眉,我说不就圣诞吗,有什么好送的。




他冷哼一声,他说王俊凯现在在你手心里,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吧,小心他被那些小姑娘勾引走,到时候你就可以来当我战友了。




我不理他,想着晚上去王俊凯那儿,我高兴着呢。




我大概十点到的他家,他也刚回家,我妆模做样的提了些水果,给阿姨说王俊凯不舒服,我来看看,阿姨摸我头。




她说王俊凯没不舒服啊,蹦的老高呢,傻孩子,又被骗了。




我看着他,进了他屋,然后使劲儿的打他,他顶着个叉烧包,搂着我腰,把头放在我肚子上,也不还手,我打够了,抬起他头,捏他脸上的肉,他恬不知耻的嘟起嘴,要亲亲,我哼了一声,把他脸揉成个球。




等闹够了,洗漱完毕,我俩躺在床上,我问他歌写的怎么样了,他翻身起床,从书桌抽屉里拿出谱子给我看,我一边打拍子一边哼,他还没编曲,断断续续的,看完了,我奖励的亲了他一口。




我说,棒!




他得寸进尺的笑,他说就这样?




我爬到他身上,捧着他脸,问他歌的名字想好没。




他搂着我摇摇头,说那不重要,最后随便取个就得了。




我不高兴了,我说这是你第一个孩子,你啷个能这样!




他把手伸进我衣服里摸我的腰,他说要不跟你歌一个名得了,一对双胞胎!




我笑,搂着他脖子,和他啃了一会儿,问他有没有想我?




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


我撇着嘴,问他啥子意思。




他说,本来没想,你一来了,就觉得还是挺想的。




说完,发愁的捏我脸,他说源源,我毕业了你啷个办?




我说还能啷个办,留在这儿上完高中啊。




他更愁了,关了灯,紧紧的抱着我,他说,那谁陪你打球,谁给你系鞋带,谁监督你吃饭啊?




我笑,我说源哥我粉丝多着呢,实在不行,我又不是找不到。




他打我屁股,说,你敢!




快睡着的时候,王俊凯压着我,又想干坏事,我张着嘴,叫了声阿姨,吓得他赶紧下来躺好,用脚踢我。




我闭上眼,忍不住笑了,我说王俊凯,你觉得围巾啥子颜色好看些?




他叹了口气,他说源源圣诞别送围巾了,你就乖乖的洗白白让我啃一晚上,浪漫多了。




我不笑了,决定睡觉。




我并不觉得和王俊凯亲密有什么。




相反他对我的喜欢让我暗暗的有些高兴和得意。




他喜欢我,想碰我,我喜欢他,又怎么会反感,说到底,我也是个男的。




可我怕。




我们俩是男的,我们互相喜欢,可我们真的对着相同的身体会有反应吗?是,我们俩搂着搂着是很难受,那脱光了呢?我们看着对方都有的东西会出现特别的兴奋吗?




说实话,即便是在游泳池里,我对他的身体也没表现出特别的好奇和欲望,我们确认感情太快,都没有先确认自己的取向到底是否偏移。




可高宁生日那晚,这种害怕被王俊凯强制的消除了。




周五是高宁的生日,可考虑我周五要先走,而且周末又要拍全员加速最后一期,高宁大手一挥,把聚餐定在了周四。




我们是下了晚自习聚在一块儿的,我妈本来有些生气,可我爸说我本来和同学相处的时间就少,放了我,我知道我妈肯定还是不想,她没说什么,只是让我早点回来。




说是生日聚会,就我们四个,腿哥他妈没放他出来,高宁和我们几个计划的一样,选了个不错的专门吃鱼的饭馆,饭馆设计的特别空灵,一个一个小亭子,很有味道。




对那晚发生的事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喝酒。




高宁起的头,他那天情绪很不对头,脸上全是笑,可又笑的很让人心疼,我们都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,所以没有阻止他叫酒,我一直想从何羽的脸上看出点什么,可他藏的紧,整个晚上都含着笑,屁事没有。




我以为就只是尝尝而已,没想到最后形成,高宁灌何羽,何羽灌我,王俊凯帮我挡酒,顺带灌高宁的局面。




最后我吃鱼,他们三醉了。




何羽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,他喝了很多,看上去醉,走的时候挽起高宁,走的稳稳当当的,一点事都没有,我扶着醉的全身都没力气的王俊凯,无语望苍天。




王俊凯喝酒上脸,小小的脸终于成了一颗苹果,分开的时候,何羽示意他送高宁,我送王俊凯,快上车了,高宁本来挂在何羽肩上的脑袋突然抬起来,望着我,给我眨眼。




我特么的!




喝了半天,结果就特么把王俊凯一个人灌醉了,坐上车,我狠狠的扇他脑袋,出息!




送到家,我看得出王妈脸色有些不好,我赶紧解释,我说他就喝了一杯,就这样了。




王妈看了看时间,说太晚了,让我留下来,她给我妈打电话。




然后,事情就诡异的发生了。




王俊凯的酒品说不上好,话多,又板着脸,让我有些怕他,且他话里老是提我,我怕露馅,赶紧把他扔进房间里,他妈端水进来给他洗脸洗脚,我则把他衣服脱了。




太晚了,我赶紧劝阿姨去睡,然后自己去洗漱,等我回房间的时候,就看见王俊凯不知怎么坐起来了,看见我进来,眼睛一亮,让我过去。




他真醉了。




抱着我就开始说我,各个方面,各个细节,平时憋在心里的,忍着没说的,一股脑儿的全说了,我又想笑,又气,最后把他摁倒,让他赶紧睡。




然后就不好了。




就,他看上去特别恐怖,眼睛都红了,力气没由来的大,把我压倒,嘴就吻下来了,酒味!难闻死了,我反感,却推不开他,我都不知道他力气怎么突然这么大。




吻着吻着,我就投降了,我搂着他脖子,尽可能哄着他,我说我去把门锁了,等会儿好不好,小凯,求你了。




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,他说,源儿,我喜欢你。




王俊凯喜欢我,可他没说过,哪怕我多生气他都没说过,我看着他,他俯下来,把头埋进我脖子里,手去解我裤子。




我意识到的时候就被他握住了,我睁大眼睛,吓得魂飞魄散,我使劲儿的推他,打他,想逃开,他没放过我,手就开始动。




全完了。




空白,甚至都不知道过程有多久,就很热,热的不得了,热的特别渴,越渴就越想抱紧他,可抱紧了更渴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办,最后他把我们握在一起磨,我们俩就疯了。




好像过了很久似得,天花板的画面才逐渐清晰,我张开口,觉着喉咙粘糊糊的,全身像沁在水里浮着。




我们俩衣服还是完完整整的,周围一切都很安静,我都无法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,直到我慢慢把他从我身上翻开,看到我们俩湿了的裤子。




我觉得我快哭了,我楞了一会儿赶紧拿纸擦,把我们的裤子拉好,阿姨就这么进来了,我呼吸一窒,觉得心脏要跳出来,我马上就要死了。




她看着地上的纸问我怎么了。




我看着王俊凯,他已经睡过去,我抓着被子,我说,说,王俊凯,他,他吐了。




阿姨皱眉,赶紧翻柜子给我们找衣服,一边找一边骂王俊凯。




直到灯关了,身边传来王俊凯平稳的呼吸声,我才确认我还活着,刚才确确实实发生了。




这算什么?




我和王俊凯的第一次?




这算吗?




我不知道,我转过头看着他,他的脸还因为喝酒而红着。




我一夜无眠。




第二天早上我爬起来,趁着他还没醒,我谢绝了阿姨的早餐。




落荒而逃。







晚安~



好想急死你(十七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我妈说,她嫁给我爸时,很委屈,外婆外公都不同意,可我妈爱我爸,她也相信我爸是真心爱她的,所以她嫁了。


没有房子,没有车子,没有幸福的祝福,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,仅仅只有两个人租的小窝。


我自然不能设身处地的体会他们当年的难处,但我知道,结婚是一件很重大的事,爸妈当年必然也是赌上一生。


我爸没有让我妈失望,他没有什么大的作为,却从来没有让我妈吃过苦,哪怕家里从来谈不上富裕,却也满足喜乐。


可能好多人都不信,参加晓明哥的婚礼,是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场婚礼。


我妈告诉我,虽然我们年纪轻,但要实心实意的给予祝福。


婚礼非常盛大,不管是来祝福的嘉宾还是现场的布置,期间也很热闹,有一个环节是新人给双方父母敬酒问好,我看见新娘和新郎都哭了,老人家们也哭了,我转过头,看王源,不知怎么的,有些难受。


王源吃的很香,他还小,不大懂婚礼的重要,我给他拿了很多他爱吃的,他笑的开心极了。


我喜欢看王源吃东西,他吃的很幸福,很满足,两个腮帮子鼓鼓的,眼睛亮晶晶的,像刚包好的水晶包子,让我很馋。
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的上学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放假,且极其短暂,我终于不用再忍受好几天的等待才能和王源见面,却发现在一起其实也是一种折磨。


王源喜欢我,我喜欢王源,从某种意义上,我们应该算是在恋爱。


我非常渴望他。


从婚礼回到酒店,我的脑袋都是沉沉的,王源赖在我怀里,他闭着眼睛,我很想吻他。


可我不能吻,他要的只是一个吻,我要的却很多很多。


不管多忙,我都警醒自己不要忘了学业和我的吉他,我也同样这么督促王源,可我有时候又不敢太过,怕他恼我,怕他生气,我舍不得他不理我,更不想他厌烦我。


以前我们俩没这样的时候,我总安慰自己是队长,是有权力和责任去管他的。


可如今,我做不到狠心,他微微的皱一下眉我都觉得心疼,我想每天都把他带在我身边,好好看着,仔细养着,让他多吃饭,少玩游戏,每天开开心心的。


王源最近很黏我,一有机会就往我身上钻,我又高兴又苦恼,还的防着主页君的摄像头。


比如他晚上嫌热不好好穿衣服,还巴不得整个人挂在我身上,我就觉得自己正处在天堂与地狱的交界处,往前一步是花开,往后一步是火海。


王源还小,他喜欢我,是从心里,从脑袋里,从眼睛里,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爱意。


我喜欢他,却不止是心里,不止是脑袋里,不止是眼睛里,我的身体,我的冲动也在喜欢着他。


他是很古灵精怪的,介于懂与不懂之间,有时无赖的把我勾的七荤八素的,然后一脸得意的自顾自睡过去,有时干脆不理我,高兴就玩,困了就睡,饿了就吃。


我还能怎么样,我喜欢他,自然连着他的一切都喜欢着。


我总不能对他说,嘿,王源,你不能这样,我会做坏事的!


他毕竟年纪还小,连着爱情都是小孩子般的占有,不管是练习生还是一切工作的同伴,我和谁亲密或者时常提起,他都难免吃醋,可他又是那么懂事,在工作上从没有给过我难堪,私底下撒娇却总把握得当。


我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现在连嘟嘟都嫉妒,但凡一切可以碰的了他,能和他说的上话的活的物体,我都能生出一种莫名的敌意,为此,嘟嘟冬天的衣服我都只买了两件。


拍摄全员加速第二期,我累成狗,还不得不和王源分开,回到酒店时,我说累把工作人员都赶出去,我搂着王源的腰,亲他的脖子。


王源不让,他说他身上好多汗。


我帮他拿衣服,让他进去洗澡,然后我躺在床上,听着王源在浴室里哼歌。


我迷迷糊糊的,困得很,王源洗完澡穿着浴衣,走出来躺在我身边,问我是不是很累。


我点头,他说要不要帮我按摩一下。


我本来困倦的精神骤然就清醒了,我坐起来,我说不了,然后进了浴室。


我放了水,调的很冷,冷的足够让我冷静下来。


晚上要学习一个小时,至少做一点作业,王源很累,嘟着嘴不想做,我也不想做,可我不做作业,我就想做王源,所以我还是做作业比较好,王源趴在桌子上,睁着大大的眼睛瞅着我。


他说,王俊凯,你真好看。


我笑了笑,我说你还是得做作业。


王源撇嘴,嘴里嘟哝一会儿,还是把作业做完了。


等我们躺在床上,我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,可王源不是个省心的,他爬到我身上,他说王俊凯你给我讲故事,讲故事我就睡着了。


我捏着拳头,总算明白为什么我爸那么喜欢我妈,偶尔也有想咬我妈的冲动。


我拍了拍王源的背,我说哥哥真的累了,乖,睡觉。


王源动了动身子,正好擦过我身下,嘴里还撒着娇,说不。


我特么的!


我捏着他的腰,我说哥哥也睡不着,哥哥睡不着,就想干坏事。


王源这下安分了,乖乖的爬下去,捏着被子,睡了。


我们回重庆的那天,王源在保姆车里咬我耳朵,他想我去他那儿,他说我都好久没有看看嘟嘟了,嘟嘟每天都赖在他床上,嚷着想我。


我自然知道是他想我去他那儿,不过想着嘟嘟不要脸的赖在他床上,我点点头,我说我回趟家就去他那儿。


他高兴,趁着小马哥们不注意,偷偷的亲了我一下,我捏他的手指,巴不得吃了他。


可我晚上没有去他那儿,我回到家,家里很安静,只有爸爸一个人在家,看上去颓废极了。


我一下子就懵了,在我记忆里,他们吵过架,却从未到这个地步,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爸,我给我妈打电话,她说话很温柔,说外婆不舒服,要在那边待两天,让我自己好好照顾自己。


我知道他们一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,我不是小孩,我却没有勇气去探究真相,万一真相很可怕,我该怎么办。


王源在电话里很担心我,我让他不要担心。


一连三天,我妈都没有要回来的迹象,家里没有她的收拾,难免乱糟糟的,我每次回家,我爸都守在客厅里,给我做宵夜,等我吃完了才去睡觉,我心疼我爸,又想我妈,我觉得快难受死了。


第四天,我实在忍不住,我说,爸,你把妈接回来吧。


我爸握紧手,神色有些紧张,他说他接不回来。


我说你干嘛让妈这么生气。


我爸不开口,很久很久,我气的想摔碗。


我说爸,你是不是有外遇了!


我爸抬起头,使劲儿的摇头,他说不是的不是的,然后又沉默下去。


我进屋,使劲儿的摔门,拿起枕头扔在地上,用脚踩。


王源来的时候,我气还没消,他满脸堆笑的提着两大袋子过来,里面是一些做好的酥肉和凉菜,还有包好的饺子和抄手,我爸很喜欢王源,两人在客厅里聊的火热,我把王源拉进房间,给了我爸一个白眼。


王源说,我爸没有出轨。


我说你怎么知道的。


他说我爸不是那样的人,我冷哼,我说你还小,不知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


王源睁大眼睛,突然就笑我,他过来坐在我怀里,他说那王俊凯,你也是下半身动物么?


我看着他,一个翻身把他压在床上,我低身靠近他,直到两人的鼻尖靠在一起。


我说,你说呢?


王源的脸慢慢的染上红色,他抬起手勾住我的脖子,他说,王俊凯,放心,会没事的。


我看着他,深深的看着他,然后吻了他。


这是我跟王源的初吻,背景时间都不恰当,没有想象中的浪漫,却比想象中要疯狂。


我们俩根本就不会接吻,仅仅因为唇瓣的触碰,就已经无法呼吸,我壮着胆子,伸出舌头,撬开他的嘴,慌乱的寻求共鸣,直到我们的舌尖相遇,彻底的陷入一种没有尽头没有自身,只有此刻缠绵。


等我窒息的快要死掉的时候,我抬起头,看着王源闭着眼,脸红的好看极了,像得到了解放,大口大口的呼着气,我没有等他缓过神,又狠狠的吻了下去。


 


 


晚安~

好想急死你(十六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

我坐在河提上,何羽站在对面,手指间夹着一支烟,我没见过的牌子,烟的味道意外的不炝鼻子,透过烟雾,何羽的脸在夜晚显得有些迷幻。




他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,他是不想,我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


距离他叫我出来已经整整两个小时,期间他抽了大半包烟,不间断的那种,我想,他应该是非常痛苦的,尽管他的脸色一如往常,但他的眼睛饱含着隐忍,像极了那年家族最后一个哥哥离开时我的眼神,他不开口,必然是有难言之隐,我不知怎么开口,但我知道,我现在得陪着他,至少他抬头,能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,我不要他像我那时一样,破烂的练习室里,除了镜子里的我,就是镜子外的我。




他抽完整整一包烟,似乎终于累了,他背对着我,对着波光粼粼的江面深深的呼了口气。




等转过来时,他的脸上带上了笑容,他说,谢谢我陪他。




我站起来,给了他一个拥抱,我说,没关系,都会过去的。




他说,嗯,有些哽咽。




何羽不是一个浮躁的人,他淡然自信,拥有一种处事不惊的气质,没有人,生来如此成熟,我有时想,我能与他合得来,也许他身上经历过和我一样或许更加难忘的事情,这个其它的人是不一样的。




何羽说,王俊凯,我觉得你是能让我幸福的那个人。




我现在原地,不太明白他的话,幸福,这是一个多么奢侈而珍贵的词,作为朋友,我可以让他得到如此珍贵的感情吗?




何羽没有后话,他挽着我的肩,拉着我往冰淇淋店走去,他说他要巧克力和奶油的。




我轻轻一笑,我说你怎么和王源一样,喜欢这么甜腻的。




我想到王源,我很开心,因为我今晚要去他那儿,我很想他,我给他买了个冰淇淋,我跟何羽说我得快走了,不然冰淇淋就化了。




何羽看了我一会儿,帮我招了出租车,我小心翼翼的护着冰淇淋,又忍不住偷偷的舔了一口,觉得这冰淇淋怎么这么甜呢!




我到他家的时候,他还没有回来,今天陪何羽,其实是逃课的,我们俩逃课意外的轻松,老师脸上的信任让我有种罪恶感。




王源回来的时候,我像献宝一样,去冰箱给他拿出来,他很开心,他说这冰淇淋怎么缺了一口,我低下头在他耳边,我说,我舔的。




他白了我一眼,却说不出的妩媚,要不是阿姨在,我真怕自己一口亲上去。




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居然又要卷肉卷,我按住被子,我不准。




王源脸微红,揪住被子,他瞅着我,不开口。




我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,我亲他的脸,软软的,糯糯的,香香的,他脸更红了。




他说别这样,爸妈在。




我咬他的耳朵,我说我把门锁了。




他别过头,不敢看我,可爱的要死,我锁住他下巴,盯着他粉红色的嘴唇,忍不住靠近。。。




我亲到了他的手背,因为他用手捂着嘴,我很失望,我抚着他的脸,我说我想亲。




王源睁大眼睛,使劲儿的摇头,他说,不能亲。




我说我怎么不能亲了。




他说会出大事的。




我说出什么大事。




他不说话了,脸红的紧,眼神闪烁,最后把头埋进了我怀里。




过了好一会儿,才传出他闷闷的声音。




他说网上说了情侣睡前接吻,会引发。。。




我轻轻的笑,我把他从怀里揪出来,我说会引发什么?




他又不说了,又钻进我怀里,拿手捏我的腰。




天啊,我的王源怎么会这么可爱呢,我拉过被子罩住我们俩,被子里闷闷的,暗暗的,我亲他的脸,然后亲他的脖子,然后亲他的肚子,我想吻他,却不敢,我想解馋,却发现更馋了。




我们俩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觉得难受死了,王源突然拉开被子,把我压在身下,他抬起头看着我。




许久,他起身,他说,他必须卷肉卷。




这次我没有反对,我觉得也有必要,我们俩各自喘着气,过了一会儿,他抬手关灯,并躺着,我根本睡不着。




王源伸出左手,和我右手十指相扣,我嘴角忍不住弯翘,我们紧紧的握着。




我说谢谢你,王源。




他说谢什么。




我说所有。




你的所有,你的出现,你的笑容,你的歌声,你的陪伴,你的爱情,谢谢这所有。




我说,王源,我要让你幸福。




王源转过身,轻轻的吻了我的脸。




他说,他要让我幸福。




我们俩笑了,我伸开手臂,让他到我怀里来。




我说我什么都不做,真的。




他缓缓的躺进来,我亲他的额头,王源搂着我的腰。




甜腻又折磨的一晚,我们身上的味道,鼻间的呼吸,心跳的节拍纠缠在一起,我们彼此渴望,彼此喜欢,又彼此隐忍,那一刻我大概尝到了一种叫做爱情的味道。




微甜微酸微苦,却欲罢不能。




晚安~



好想急死你(十三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

我坐在床上,看着角落里的手办,我有很多手办,有朋友送的,有粉丝送的,我很喜欢,也很珍惜。




今年,九月二十一日,我,王俊凯,十六岁。




王源一连三年送的生日礼物都是手办,今天如此。




为了配合工作时间,我给自己提前三天过了生日,我妈给我做了长寿面,被我吃的一根不剩,生日,只有一个小聚会,几个人,都是我自认最好的同学和朋友,我爸帮我们订了一家特好的螃蟹店,王源坐在角落里,埋头大干。




可是我谈不上开心。




我甚至有些痛苦。




我整个人都充满着一股罪恶感。




我发现我喜欢上王源了。




不是单纯的欲望,也不是长久的习惯,而是汹涌而至的心动。




就仿佛突然间,王源变得很不一样,他安安静静,沉默寡言,我都觉得他在干扰我的情绪,他的一个咳嗽都可以牵动我的心思,我会觉得他是最好看的那一个,是最可爱的那一个,他的笑,他的愁,他的撇嘴,他不经意的皱眉,我都会去猜测,那些让他反应的东西,我甚至会嫉妒,为各种各样,我无数次在脑海里回忆吻他的那个早晨,太阳初生,我浑身都包裹着温柔,他睡在我身边,我想吻他,然后我就吻了。




我会刷着牙,然后突然惊醒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发现自己在笑,很傻的那种,然后会消沉,我在房间里,坐在地上,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,因为我喜欢上一个值得我喜欢的人了,我也是最痛苦的人,因为这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属于我。




王源,我最亲的朋友,我最重要的工作伙伴,我们可能会成为很多种亲密的关系,除了我最渴望的那种。




我喜欢上一个男人,而不幸的是,我也是个男人。




我给王源剥螃蟹,他吃的很香,所以我觉得很开心,腿哥撞我,他说,够了啊,别光顾自己媳妇,照顾一下兄弟好不好。




我一身的冷汗,我竟然忘记腿哥开这种玩笑已经多次了,我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王源,他嘻嘻的笑,和往常一样。




我不敢再像以前一样,和他亲密,伸手去拍他搂他逗他,他的笑容像魔音,会让我发狂。




我对他的渴望不再是偶尔的梦境,而是更加赤裸裸的幻想,我的身体如我的心的一样,为他而蛊惑着,一半甜蜜,一半苦涩。




聚完会,我送他回去,我说走路吧,他说好。




他走在前面,蹦蹦跳跳的,下台阶都带着拍子,他头发的香味混在空气里向我袭来,我走的很慢,很慢,多和他待一秒都让我幸福。




他会在前面等我,扯着笑,他说,王俊凯,生日礼物喜欢不。




我说喜欢。




他又笑,到他家楼底的时候,我舍不得他,他低下头,用脚尖去戳花园旁的护栏,他说,要不要上去。




我想,可我说不,我爸妈在家里等我。




他点点头,抬起来看着我,王源的眼睛好看,比以前都好看,亮亮的,水水的,只有书里才有的那种,他问我刚才生日愿望许了什么。




我没回答,我走过去,紧紧的抱住他,我说,王源,我们要一直在一起。




他拍我的背,他说当然。




我的愿望就是这个,王源。




回到家,躺在床上,我想他。




我妈说,我还小不适合谈恋爱,也给不了对方什么,我妈跟我谈这个事情的时候远比我进娱乐圈要严肃的多,她知道我可能不大懂,所以她最后说,二十五岁之前,她希望我可以不谈恋爱。




我觉得我遵守不了,所以我发了微博。




如今我发现,我妈是对的,我喜欢上王源,可是我们不适合,即便他是个女人,我又能给他什么呢,我连和他站在一起都会是一种奢侈。




退一万步,王源就是他自己,他也喜欢我,我们相爱,然后呢,我就可以和他站在大街上牵手亲吻了吗,我就可以和他去游乐园疯狂一整天了吗,不,我不敢,他也不敢,我只能和他偷偷的,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亲密,我们只能在小巷子里偷偷拥抱,我们会像犯了罪的恶徒,会像偷了东西的盗贼,潜藏我们的爱情,可是那是爱情,那是我自认能给王源最美好的事物了,他不该是那般模样,我们还会小心翼翼,防着同学,防着朋友,防着粉丝,防着同事,甚至于我们最爱的家人。




我都不能爱他,我却喜欢上他了。




我什么都给不了他,又何必让他空等一场呢。




我的十六岁,喜欢王源的十六岁,幸福而又绝望的十六岁。






晚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