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我也没有

然后我就萌上了世界上最美好的cp啊

好想急死你(十三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

我坐在床上,看着角落里的手办,我有很多手办,有朋友送的,有粉丝送的,我很喜欢,也很珍惜。




今年,九月二十一日,我,王俊凯,十六岁。




王源一连三年送的生日礼物都是手办,今天如此。




为了配合工作时间,我给自己提前三天过了生日,我妈给我做了长寿面,被我吃的一根不剩,生日,只有一个小聚会,几个人,都是我自认最好的同学和朋友,我爸帮我们订了一家特好的螃蟹店,王源坐在角落里,埋头大干。




可是我谈不上开心。




我甚至有些痛苦。




我整个人都充满着一股罪恶感。




我发现我喜欢上王源了。




不是单纯的欲望,也不是长久的习惯,而是汹涌而至的心动。




就仿佛突然间,王源变得很不一样,他安安静静,沉默寡言,我都觉得他在干扰我的情绪,他的一个咳嗽都可以牵动我的心思,我会觉得他是最好看的那一个,是最可爱的那一个,他的笑,他的愁,他的撇嘴,他不经意的皱眉,我都会去猜测,那些让他反应的东西,我甚至会嫉妒,为各种各样,我无数次在脑海里回忆吻他的那个早晨,太阳初生,我浑身都包裹着温柔,他睡在我身边,我想吻他,然后我就吻了。




我会刷着牙,然后突然惊醒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发现自己在笑,很傻的那种,然后会消沉,我在房间里,坐在地上,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,因为我喜欢上一个值得我喜欢的人了,我也是最痛苦的人,因为这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属于我。




王源,我最亲的朋友,我最重要的工作伙伴,我们可能会成为很多种亲密的关系,除了我最渴望的那种。




我喜欢上一个男人,而不幸的是,我也是个男人。




我给王源剥螃蟹,他吃的很香,所以我觉得很开心,腿哥撞我,他说,够了啊,别光顾自己媳妇,照顾一下兄弟好不好。




我一身的冷汗,我竟然忘记腿哥开这种玩笑已经多次了,我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王源,他嘻嘻的笑,和往常一样。




我不敢再像以前一样,和他亲密,伸手去拍他搂他逗他,他的笑容像魔音,会让我发狂。




我对他的渴望不再是偶尔的梦境,而是更加赤裸裸的幻想,我的身体如我的心的一样,为他而蛊惑着,一半甜蜜,一半苦涩。




聚完会,我送他回去,我说走路吧,他说好。




他走在前面,蹦蹦跳跳的,下台阶都带着拍子,他头发的香味混在空气里向我袭来,我走的很慢,很慢,多和他待一秒都让我幸福。




他会在前面等我,扯着笑,他说,王俊凯,生日礼物喜欢不。




我说喜欢。




他又笑,到他家楼底的时候,我舍不得他,他低下头,用脚尖去戳花园旁的护栏,他说,要不要上去。




我想,可我说不,我爸妈在家里等我。




他点点头,抬起来看着我,王源的眼睛好看,比以前都好看,亮亮的,水水的,只有书里才有的那种,他问我刚才生日愿望许了什么。




我没回答,我走过去,紧紧的抱住他,我说,王源,我们要一直在一起。




他拍我的背,他说当然。




我的愿望就是这个,王源。




回到家,躺在床上,我想他。




我妈说,我还小不适合谈恋爱,也给不了对方什么,我妈跟我谈这个事情的时候远比我进娱乐圈要严肃的多,她知道我可能不大懂,所以她最后说,二十五岁之前,她希望我可以不谈恋爱。




我觉得我遵守不了,所以我发了微博。




如今我发现,我妈是对的,我喜欢上王源,可是我们不适合,即便他是个女人,我又能给他什么呢,我连和他站在一起都会是一种奢侈。




退一万步,王源就是他自己,他也喜欢我,我们相爱,然后呢,我就可以和他站在大街上牵手亲吻了吗,我就可以和他去游乐园疯狂一整天了吗,不,我不敢,他也不敢,我只能和他偷偷的,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亲密,我们只能在小巷子里偷偷拥抱,我们会像犯了罪的恶徒,会像偷了东西的盗贼,潜藏我们的爱情,可是那是爱情,那是我自认能给王源最美好的事物了,他不该是那般模样,我们还会小心翼翼,防着同学,防着朋友,防着粉丝,防着同事,甚至于我们最爱的家人。




我都不能爱他,我却喜欢上他了。




我什么都给不了他,又何必让他空等一场呢。




我的十六岁,喜欢王源的十六岁,幸福而又绝望的十六岁。






晚安~



评论

热度(947)

  1. 吃~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