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我也没有

然后我就萌上了世界上最美好的cp啊

好想急死你(十六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

我坐在河提上,何羽站在对面,手指间夹着一支烟,我没见过的牌子,烟的味道意外的不炝鼻子,透过烟雾,何羽的脸在夜晚显得有些迷幻。




他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,他是不想,我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


距离他叫我出来已经整整两个小时,期间他抽了大半包烟,不间断的那种,我想,他应该是非常痛苦的,尽管他的脸色一如往常,但他的眼睛饱含着隐忍,像极了那年家族最后一个哥哥离开时我的眼神,他不开口,必然是有难言之隐,我不知怎么开口,但我知道,我现在得陪着他,至少他抬头,能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,我不要他像我那时一样,破烂的练习室里,除了镜子里的我,就是镜子外的我。




他抽完整整一包烟,似乎终于累了,他背对着我,对着波光粼粼的江面深深的呼了口气。




等转过来时,他的脸上带上了笑容,他说,谢谢我陪他。




我站起来,给了他一个拥抱,我说,没关系,都会过去的。




他说,嗯,有些哽咽。




何羽不是一个浮躁的人,他淡然自信,拥有一种处事不惊的气质,没有人,生来如此成熟,我有时想,我能与他合得来,也许他身上经历过和我一样或许更加难忘的事情,这个其它的人是不一样的。




何羽说,王俊凯,我觉得你是能让我幸福的那个人。




我现在原地,不太明白他的话,幸福,这是一个多么奢侈而珍贵的词,作为朋友,我可以让他得到如此珍贵的感情吗?




何羽没有后话,他挽着我的肩,拉着我往冰淇淋店走去,他说他要巧克力和奶油的。




我轻轻一笑,我说你怎么和王源一样,喜欢这么甜腻的。




我想到王源,我很开心,因为我今晚要去他那儿,我很想他,我给他买了个冰淇淋,我跟何羽说我得快走了,不然冰淇淋就化了。




何羽看了我一会儿,帮我招了出租车,我小心翼翼的护着冰淇淋,又忍不住偷偷的舔了一口,觉得这冰淇淋怎么这么甜呢!




我到他家的时候,他还没有回来,今天陪何羽,其实是逃课的,我们俩逃课意外的轻松,老师脸上的信任让我有种罪恶感。




王源回来的时候,我像献宝一样,去冰箱给他拿出来,他很开心,他说这冰淇淋怎么缺了一口,我低下头在他耳边,我说,我舔的。




他白了我一眼,却说不出的妩媚,要不是阿姨在,我真怕自己一口亲上去。




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居然又要卷肉卷,我按住被子,我不准。




王源脸微红,揪住被子,他瞅着我,不开口。




我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,我亲他的脸,软软的,糯糯的,香香的,他脸更红了。




他说别这样,爸妈在。




我咬他的耳朵,我说我把门锁了。




他别过头,不敢看我,可爱的要死,我锁住他下巴,盯着他粉红色的嘴唇,忍不住靠近。。。




我亲到了他的手背,因为他用手捂着嘴,我很失望,我抚着他的脸,我说我想亲。




王源睁大眼睛,使劲儿的摇头,他说,不能亲。




我说我怎么不能亲了。




他说会出大事的。




我说出什么大事。




他不说话了,脸红的紧,眼神闪烁,最后把头埋进了我怀里。




过了好一会儿,才传出他闷闷的声音。




他说网上说了情侣睡前接吻,会引发。。。




我轻轻的笑,我把他从怀里揪出来,我说会引发什么?




他又不说了,又钻进我怀里,拿手捏我的腰。




天啊,我的王源怎么会这么可爱呢,我拉过被子罩住我们俩,被子里闷闷的,暗暗的,我亲他的脸,然后亲他的脖子,然后亲他的肚子,我想吻他,却不敢,我想解馋,却发现更馋了。




我们俩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觉得难受死了,王源突然拉开被子,把我压在身下,他抬起头看着我。




许久,他起身,他说,他必须卷肉卷。




这次我没有反对,我觉得也有必要,我们俩各自喘着气,过了一会儿,他抬手关灯,并躺着,我根本睡不着。




王源伸出左手,和我右手十指相扣,我嘴角忍不住弯翘,我们紧紧的握着。




我说谢谢你,王源。




他说谢什么。




我说所有。




你的所有,你的出现,你的笑容,你的歌声,你的陪伴,你的爱情,谢谢这所有。




我说,王源,我要让你幸福。




王源转过身,轻轻的吻了我的脸。




他说,他要让我幸福。




我们俩笑了,我伸开手臂,让他到我怀里来。




我说我什么都不做,真的。




他缓缓的躺进来,我亲他的额头,王源搂着我的腰。




甜腻又折磨的一晚,我们身上的味道,鼻间的呼吸,心跳的节拍纠缠在一起,我们彼此渴望,彼此喜欢,又彼此隐忍,那一刻我大概尝到了一种叫做爱情的味道。




微甜微酸微苦,却欲罢不能。




晚安~



评论

热度(1137)

  1. 吃~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吃~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