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我也没有

然后我就萌上了世界上最美好的cp啊

好想急死你(十七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俊凯


我妈说,她嫁给我爸时,很委屈,外婆外公都不同意,可我妈爱我爸,她也相信我爸是真心爱她的,所以她嫁了。


没有房子,没有车子,没有幸福的祝福,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,仅仅只有两个人租的小窝。


我自然不能设身处地的体会他们当年的难处,但我知道,结婚是一件很重大的事,爸妈当年必然也是赌上一生。


我爸没有让我妈失望,他没有什么大的作为,却从来没有让我妈吃过苦,哪怕家里从来谈不上富裕,却也满足喜乐。


可能好多人都不信,参加晓明哥的婚礼,是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场婚礼。


我妈告诉我,虽然我们年纪轻,但要实心实意的给予祝福。


婚礼非常盛大,不管是来祝福的嘉宾还是现场的布置,期间也很热闹,有一个环节是新人给双方父母敬酒问好,我看见新娘和新郎都哭了,老人家们也哭了,我转过头,看王源,不知怎么的,有些难受。


王源吃的很香,他还小,不大懂婚礼的重要,我给他拿了很多他爱吃的,他笑的开心极了。


我喜欢看王源吃东西,他吃的很幸福,很满足,两个腮帮子鼓鼓的,眼睛亮晶晶的,像刚包好的水晶包子,让我很馋。
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的上学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放假,且极其短暂,我终于不用再忍受好几天的等待才能和王源见面,却发现在一起其实也是一种折磨。


王源喜欢我,我喜欢王源,从某种意义上,我们应该算是在恋爱。


我非常渴望他。


从婚礼回到酒店,我的脑袋都是沉沉的,王源赖在我怀里,他闭着眼睛,我很想吻他。


可我不能吻,他要的只是一个吻,我要的却很多很多。


不管多忙,我都警醒自己不要忘了学业和我的吉他,我也同样这么督促王源,可我有时候又不敢太过,怕他恼我,怕他生气,我舍不得他不理我,更不想他厌烦我。


以前我们俩没这样的时候,我总安慰自己是队长,是有权力和责任去管他的。


可如今,我做不到狠心,他微微的皱一下眉我都觉得心疼,我想每天都把他带在我身边,好好看着,仔细养着,让他多吃饭,少玩游戏,每天开开心心的。


王源最近很黏我,一有机会就往我身上钻,我又高兴又苦恼,还的防着主页君的摄像头。


比如他晚上嫌热不好好穿衣服,还巴不得整个人挂在我身上,我就觉得自己正处在天堂与地狱的交界处,往前一步是花开,往后一步是火海。


王源还小,他喜欢我,是从心里,从脑袋里,从眼睛里,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爱意。


我喜欢他,却不止是心里,不止是脑袋里,不止是眼睛里,我的身体,我的冲动也在喜欢着他。


他是很古灵精怪的,介于懂与不懂之间,有时无赖的把我勾的七荤八素的,然后一脸得意的自顾自睡过去,有时干脆不理我,高兴就玩,困了就睡,饿了就吃。


我还能怎么样,我喜欢他,自然连着他的一切都喜欢着。


我总不能对他说,嘿,王源,你不能这样,我会做坏事的!


他毕竟年纪还小,连着爱情都是小孩子般的占有,不管是练习生还是一切工作的同伴,我和谁亲密或者时常提起,他都难免吃醋,可他又是那么懂事,在工作上从没有给过我难堪,私底下撒娇却总把握得当。


我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现在连嘟嘟都嫉妒,但凡一切可以碰的了他,能和他说的上话的活的物体,我都能生出一种莫名的敌意,为此,嘟嘟冬天的衣服我都只买了两件。


拍摄全员加速第二期,我累成狗,还不得不和王源分开,回到酒店时,我说累把工作人员都赶出去,我搂着王源的腰,亲他的脖子。


王源不让,他说他身上好多汗。


我帮他拿衣服,让他进去洗澡,然后我躺在床上,听着王源在浴室里哼歌。


我迷迷糊糊的,困得很,王源洗完澡穿着浴衣,走出来躺在我身边,问我是不是很累。


我点头,他说要不要帮我按摩一下。


我本来困倦的精神骤然就清醒了,我坐起来,我说不了,然后进了浴室。


我放了水,调的很冷,冷的足够让我冷静下来。


晚上要学习一个小时,至少做一点作业,王源很累,嘟着嘴不想做,我也不想做,可我不做作业,我就想做王源,所以我还是做作业比较好,王源趴在桌子上,睁着大大的眼睛瞅着我。


他说,王俊凯,你真好看。


我笑了笑,我说你还是得做作业。


王源撇嘴,嘴里嘟哝一会儿,还是把作业做完了。


等我们躺在床上,我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,可王源不是个省心的,他爬到我身上,他说王俊凯你给我讲故事,讲故事我就睡着了。


我捏着拳头,总算明白为什么我爸那么喜欢我妈,偶尔也有想咬我妈的冲动。


我拍了拍王源的背,我说哥哥真的累了,乖,睡觉。


王源动了动身子,正好擦过我身下,嘴里还撒着娇,说不。


我特么的!


我捏着他的腰,我说哥哥也睡不着,哥哥睡不着,就想干坏事。


王源这下安分了,乖乖的爬下去,捏着被子,睡了。


我们回重庆的那天,王源在保姆车里咬我耳朵,他想我去他那儿,他说我都好久没有看看嘟嘟了,嘟嘟每天都赖在他床上,嚷着想我。


我自然知道是他想我去他那儿,不过想着嘟嘟不要脸的赖在他床上,我点点头,我说我回趟家就去他那儿。


他高兴,趁着小马哥们不注意,偷偷的亲了我一下,我捏他的手指,巴不得吃了他。


可我晚上没有去他那儿,我回到家,家里很安静,只有爸爸一个人在家,看上去颓废极了。


我一下子就懵了,在我记忆里,他们吵过架,却从未到这个地步,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爸,我给我妈打电话,她说话很温柔,说外婆不舒服,要在那边待两天,让我自己好好照顾自己。


我知道他们一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,我不是小孩,我却没有勇气去探究真相,万一真相很可怕,我该怎么办。


王源在电话里很担心我,我让他不要担心。


一连三天,我妈都没有要回来的迹象,家里没有她的收拾,难免乱糟糟的,我每次回家,我爸都守在客厅里,给我做宵夜,等我吃完了才去睡觉,我心疼我爸,又想我妈,我觉得快难受死了。


第四天,我实在忍不住,我说,爸,你把妈接回来吧。


我爸握紧手,神色有些紧张,他说他接不回来。


我说你干嘛让妈这么生气。


我爸不开口,很久很久,我气的想摔碗。


我说爸,你是不是有外遇了!


我爸抬起头,使劲儿的摇头,他说不是的不是的,然后又沉默下去。


我进屋,使劲儿的摔门,拿起枕头扔在地上,用脚踩。


王源来的时候,我气还没消,他满脸堆笑的提着两大袋子过来,里面是一些做好的酥肉和凉菜,还有包好的饺子和抄手,我爸很喜欢王源,两人在客厅里聊的火热,我把王源拉进房间,给了我爸一个白眼。


王源说,我爸没有出轨。


我说你怎么知道的。


他说我爸不是那样的人,我冷哼,我说你还小,不知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


王源睁大眼睛,突然就笑我,他过来坐在我怀里,他说那王俊凯,你也是下半身动物么?


我看着他,一个翻身把他压在床上,我低身靠近他,直到两人的鼻尖靠在一起。


我说,你说呢?


王源的脸慢慢的染上红色,他抬起手勾住我的脖子,他说,王俊凯,放心,会没事的。


我看着他,深深的看着他,然后吻了他。


这是我跟王源的初吻,背景时间都不恰当,没有想象中的浪漫,却比想象中要疯狂。


我们俩根本就不会接吻,仅仅因为唇瓣的触碰,就已经无法呼吸,我壮着胆子,伸出舌头,撬开他的嘴,慌乱的寻求共鸣,直到我们的舌尖相遇,彻底的陷入一种没有尽头没有自身,只有此刻缠绵。


等我窒息的快要死掉的时候,我抬起头,看着王源闭着眼,脸红的好看极了,像得到了解放,大口大口的呼着气,我没有等他缓过神,又狠狠的吻了下去。


 


 


晚安~

评论

热度(1152)

  1. 吃~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