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我也没有

然后我就萌上了世界上最美好的cp啊

好想急死你(三十一)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我是王源






好像好久都没去学校一样,连发黄的枫叶都让我觉得新奇,进入冬季,重庆的雨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下,我看着雨,想着王俊凯,想着他感冒吃药了没,好点了没。




我并不希望自己去想他,挺分心的,可我控制不住,长久的陪伴,生活相关的一点一滴,在久了我觉得没什么刺激,可一分开,我又觉得难受。




心脏里的那只蝴蝶又开始扑腾,撞的我又痒又疼,然后就是慢悠悠的愁,愁的非得看见他,听他说话,和他接触,才能好受些。




高宁说王源你鞋带怎么总是散,我低下头,一边系一边委屈的想,啷个能怪我,哪次散了不是他帮我系,现在人多了,他都还想动手呢。




中午没回家吃,高宁拉我上街买东西,他神秘兮兮的,我皱着眉,我说,内衣?




他白我一眼,拉着我进了编织店,在我傻眼过程中,他和店长阿姨探讨了毛线的质地,柔软度,和颜色的搭配,最后,他拿着两团毛线在我跟前,问我哪个颜色好看?




我瞅了一眼,我说天蓝色的好看。




他点点头,他说他也觉得这个好。




他选好了,付钱,店长阿姨人好,免费送了两根毛线签子给他,他高兴的叫了好几声姐姐。




等出店门了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说,你买这个做啥子?




这个可是女生的专属。




他一仰头,特豪壮,他说他仔细研究过几本书了,上面都出现了送围巾这一必杀技。




我眯眼,我说,你看的女生追男生的吧?




他撇嘴,他说没男的追男的啊。




啧啧啧,明显学历还不够啊,少年,我仁慈的给他传了两本小说,他点头,一脸你怎么突然有用的表情看着我,我拍他头,我说,你马上过生日,怎么还给别人准备礼物。




他说圣诞礼物啊,你给王俊凯准备什么?




我皱眉,我说不就圣诞吗,有什么好送的。




他冷哼一声,他说王俊凯现在在你手心里,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吧,小心他被那些小姑娘勾引走,到时候你就可以来当我战友了。




我不理他,想着晚上去王俊凯那儿,我高兴着呢。




我大概十点到的他家,他也刚回家,我妆模做样的提了些水果,给阿姨说王俊凯不舒服,我来看看,阿姨摸我头。




她说王俊凯没不舒服啊,蹦的老高呢,傻孩子,又被骗了。




我看着他,进了他屋,然后使劲儿的打他,他顶着个叉烧包,搂着我腰,把头放在我肚子上,也不还手,我打够了,抬起他头,捏他脸上的肉,他恬不知耻的嘟起嘴,要亲亲,我哼了一声,把他脸揉成个球。




等闹够了,洗漱完毕,我俩躺在床上,我问他歌写的怎么样了,他翻身起床,从书桌抽屉里拿出谱子给我看,我一边打拍子一边哼,他还没编曲,断断续续的,看完了,我奖励的亲了他一口。




我说,棒!




他得寸进尺的笑,他说就这样?




我爬到他身上,捧着他脸,问他歌的名字想好没。




他搂着我摇摇头,说那不重要,最后随便取个就得了。




我不高兴了,我说这是你第一个孩子,你啷个能这样!




他把手伸进我衣服里摸我的腰,他说要不跟你歌一个名得了,一对双胞胎!




我笑,搂着他脖子,和他啃了一会儿,问他有没有想我?




他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


我撇着嘴,问他啥子意思。




他说,本来没想,你一来了,就觉得还是挺想的。




说完,发愁的捏我脸,他说源源,我毕业了你啷个办?




我说还能啷个办,留在这儿上完高中啊。




他更愁了,关了灯,紧紧的抱着我,他说,那谁陪你打球,谁给你系鞋带,谁监督你吃饭啊?




我笑,我说源哥我粉丝多着呢,实在不行,我又不是找不到。




他打我屁股,说,你敢!




快睡着的时候,王俊凯压着我,又想干坏事,我张着嘴,叫了声阿姨,吓得他赶紧下来躺好,用脚踢我。




我闭上眼,忍不住笑了,我说王俊凯,你觉得围巾啥子颜色好看些?




他叹了口气,他说源源圣诞别送围巾了,你就乖乖的洗白白让我啃一晚上,浪漫多了。




我不笑了,决定睡觉。




我并不觉得和王俊凯亲密有什么。




相反他对我的喜欢让我暗暗的有些高兴和得意。




他喜欢我,想碰我,我喜欢他,又怎么会反感,说到底,我也是个男的。




可我怕。




我们俩是男的,我们互相喜欢,可我们真的对着相同的身体会有反应吗?是,我们俩搂着搂着是很难受,那脱光了呢?我们看着对方都有的东西会出现特别的兴奋吗?




说实话,即便是在游泳池里,我对他的身体也没表现出特别的好奇和欲望,我们确认感情太快,都没有先确认自己的取向到底是否偏移。




可高宁生日那晚,这种害怕被王俊凯强制的消除了。




周五是高宁的生日,可考虑我周五要先走,而且周末又要拍全员加速最后一期,高宁大手一挥,把聚餐定在了周四。




我们是下了晚自习聚在一块儿的,我妈本来有些生气,可我爸说我本来和同学相处的时间就少,放了我,我知道我妈肯定还是不想,她没说什么,只是让我早点回来。




说是生日聚会,就我们四个,腿哥他妈没放他出来,高宁和我们几个计划的一样,选了个不错的专门吃鱼的饭馆,饭馆设计的特别空灵,一个一个小亭子,很有味道。




对那晚发生的事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喝酒。




高宁起的头,他那天情绪很不对头,脸上全是笑,可又笑的很让人心疼,我们都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,所以没有阻止他叫酒,我一直想从何羽的脸上看出点什么,可他藏的紧,整个晚上都含着笑,屁事没有。




我以为就只是尝尝而已,没想到最后形成,高宁灌何羽,何羽灌我,王俊凯帮我挡酒,顺带灌高宁的局面。




最后我吃鱼,他们三醉了。




何羽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,他喝了很多,看上去醉,走的时候挽起高宁,走的稳稳当当的,一点事都没有,我扶着醉的全身都没力气的王俊凯,无语望苍天。




王俊凯喝酒上脸,小小的脸终于成了一颗苹果,分开的时候,何羽示意他送高宁,我送王俊凯,快上车了,高宁本来挂在何羽肩上的脑袋突然抬起来,望着我,给我眨眼。




我特么的!




喝了半天,结果就特么把王俊凯一个人灌醉了,坐上车,我狠狠的扇他脑袋,出息!




送到家,我看得出王妈脸色有些不好,我赶紧解释,我说他就喝了一杯,就这样了。




王妈看了看时间,说太晚了,让我留下来,她给我妈打电话。




然后,事情就诡异的发生了。




王俊凯的酒品说不上好,话多,又板着脸,让我有些怕他,且他话里老是提我,我怕露馅,赶紧把他扔进房间里,他妈端水进来给他洗脸洗脚,我则把他衣服脱了。




太晚了,我赶紧劝阿姨去睡,然后自己去洗漱,等我回房间的时候,就看见王俊凯不知怎么坐起来了,看见我进来,眼睛一亮,让我过去。




他真醉了。




抱着我就开始说我,各个方面,各个细节,平时憋在心里的,忍着没说的,一股脑儿的全说了,我又想笑,又气,最后把他摁倒,让他赶紧睡。




然后就不好了。




就,他看上去特别恐怖,眼睛都红了,力气没由来的大,把我压倒,嘴就吻下来了,酒味!难闻死了,我反感,却推不开他,我都不知道他力气怎么突然这么大。




吻着吻着,我就投降了,我搂着他脖子,尽可能哄着他,我说我去把门锁了,等会儿好不好,小凯,求你了。




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,他说,源儿,我喜欢你。




王俊凯喜欢我,可他没说过,哪怕我多生气他都没说过,我看着他,他俯下来,把头埋进我脖子里,手去解我裤子。




我意识到的时候就被他握住了,我睁大眼睛,吓得魂飞魄散,我使劲儿的推他,打他,想逃开,他没放过我,手就开始动。




全完了。




空白,甚至都不知道过程有多久,就很热,热的不得了,热的特别渴,越渴就越想抱紧他,可抱紧了更渴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办,最后他把我们握在一起磨,我们俩就疯了。




好像过了很久似得,天花板的画面才逐渐清晰,我张开口,觉着喉咙粘糊糊的,全身像沁在水里浮着。




我们俩衣服还是完完整整的,周围一切都很安静,我都无法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,直到我慢慢把他从我身上翻开,看到我们俩湿了的裤子。




我觉得我快哭了,我楞了一会儿赶紧拿纸擦,把我们的裤子拉好,阿姨就这么进来了,我呼吸一窒,觉得心脏要跳出来,我马上就要死了。




她看着地上的纸问我怎么了。




我看着王俊凯,他已经睡过去,我抓着被子,我说,说,王俊凯,他,他吐了。




阿姨皱眉,赶紧翻柜子给我们找衣服,一边找一边骂王俊凯。




直到灯关了,身边传来王俊凯平稳的呼吸声,我才确认我还活着,刚才确确实实发生了。




这算什么?




我和王俊凯的第一次?




这算吗?




我不知道,我转过头看着他,他的脸还因为喝酒而红着。




我一夜无眠。




第二天早上我爬起来,趁着他还没醒,我谢绝了阿姨的早餐。




落荒而逃。







晚安~



评论

热度(1004)

  1. 吃~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